网球

狆学校长离世2000多亾送别工作20姩蜗

2019-07-11 09:51: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学校长离世2000多人送别 工作20年蜗居宿舍(图)

学生们来送别张校长

这是张伟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张伟妻子

工作20年蜗居学校宿舍 当了10年校长没给妻子涨过1分工资

婉拒民办学校20万高薪聘请 凭着“良心”干教育

阅读提示|昨日,周口郸城县秋渠乡南街一处破旧的小院里,2000多名师生、群众自发前来送别一位42岁的校长。他用了数年时间,让自己学校的教学质量从连年倒数进入全县前三名;他婉拒民办学校20万高薪聘请,专心干好自己的“良心活”;他工作20年、结婚19年,始终住在学校两间简陋的宿舍内,除了一台电视机外,家里没有像样的东西;他当上校长后,在学校后勤打零工的妻子希望能给自己每月250元的工资涨一点,被他坚决拒绝……

他,是秋渠乡一中的校长张伟。数日前,他突发脑溢血,累倒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再没能醒来。

2000多人含泪前来送别

昨日的秋渠乡有些暖意,但在该乡南街一处破旧的小院里,一场充满悲痛的追悼会正在举行,偶尔一阵轻风掠过,仿佛在擦拭着人们流下的泪水。他们追悼的是秋渠乡一中42岁的校长张伟,3月17日晚,他巡查完校园后,突发脑溢血,倒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被紧急送进医院后,于当晚10时许离世。

昨日上午,爱戴他的学生来了,以前的同学来了,学校的同事来了,教育部门的领导来了,十里八村的乡亲们也来了……2000多人从张伟家不大的院子里,一直延伸到胡同口。

“三尺讲台安身立命,一腔挚爱播地洒天。”简易肃穆的悼念棚前,这副挽联让不少人流下热泪。“张校长,你怎么就走了呢?我们离不开你啊……”学生们的哭泣声此起彼伏,声声呼唤令人动容。

1公里外小拐村60多岁的于大娘专门来到现场,抽泣着说,自己的3个孙子都在秋渠一中上学,“张校长是个大好人,对孩子们可好,咋说没就没了呢?”

连续工作多日累倒在办公桌前

3月15日,张伟与同事、工人一起整修校园的水泥路,一直忙到次日凌晨2点多。16日一大早,张伟就又起床开始忙碌。当晚10点左右,因为处理一起学生矛盾,他再次忙到次日凌晨1点多。而后,他回到校园和另一位老师一起值了一夜的班。到17日晚上8点前后发病,张伟已经连续两天没合眼了。

“17号凌晨,我们在值班室的时候,他说让我休息会儿,我没答应,推着让他休息,结果俺俩谁也没睡,除了固定巡视外,就在值班室看电视、说说话。”当日与张伟一起值班的王增禄老师说,这是他最后一次与张校长一起值班。

昨日上午,大河报在张伟办公室的工作日记中,看到了他最后一天的工作记录:“3月17日,教师例会。一、做好月考准备工作,二、各班做好‘学雷锋、见行动,从我做起’演讲工作,三、加强学生纪律教育……”

在这一页的最下方,他还写着:“焦裕禄精神,习近平概括为亲民爱民,艰苦奋斗,科学求实,迎难而上,无私奉献。”这一天,习近平总书记赴兰考考察,指导开展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工作记录中的教师例会,已于17日下午5时召开。当晚7:53,秋渠一中党支部副书记张洪涛接到张伟的:“赶紧来,我不得劲……”

张洪涛立即赶到办公室,发现张伟已经倒在办公桌上。当晚10时许,张伟不幸离世。

其实早在去年,张伟就被检查出高血压、高血脂,但他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张伟的同学吴光远告诉:“有一次同学聚会,我劝他说,都过40岁的人了,犯不着拼命干工作。可是张伟却不这么想,他说,干教育是个良心活,人家把孩子、把下一代交给咱了,咱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孩子和家长!”

苦干八年让学校从倒数进入前三

在秋渠乡南街58岁的冯兰英的记忆里,张伟自幼家贫,小时候连吃的都没有,村中宅基地上3间破旧的瓦房,是18年前盖的。

“他整天穿着黄军装,一双球鞋露着脚指头,舍不得买洗头膏,头发上常有头屑。”张伟的高中同学周平回忆说,“他每天只吃馒头,偶尔吃点咸菜,没有钱买稀饭,就喝白开水”。

1992年,张伟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周口师院(当时为周口师专)中文系。“他家庭条件不好,学习很刻苦,从不让别人资助,每次靠自己能力拿奖学金。”吴光远说,1994年,张伟毕业后放弃了到县城工作的机会,回到秋渠一中工作,一干就是20年,是从普通教师一步一步干上来的。2003年,秋渠一中教育质量连续3年位居全县后3名,张伟临危受命接任校长。经过他的努力,2011年到2013年,秋渠一中连续3年中招人均分数居全县第一,中招综合量化均位居全县前3名。

溘然长逝留下贫妻病母

去年,一家民办学校以20万年薪聘请他去当教务主任,最终被其婉拒。

张伟依然坚守清贫。他没有担任校长前,妻子韩春英在学校后勤为全校师生烧开水,全年的工资是3000元。他当上校长后,妻子希望可以涨点工资,被他拒绝。“我当校长哩,你咋能搞这个特殊?”韩春英流着眼泪回忆说。

“他平常吃穿都不讲究,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食堂吃,每顿2块多钱。”学校食堂的丁运平师傅说,张伟最喜欢吃馒头、面条,从不搞特殊,打完饭就和学生一起在餐桌上吃。3月18日早上,他还在食堂“喝了碗稀饭”。

“结婚已经19年,孩子稍大点后,我们就搬进学校宿舍里住,至今俺全家四口人挤在两间宿舍里,到现在俺俩都没有自己的房子。”韩春英说。跟随韩春英来到她“家”,看到两间屋子不足20平方米,屋内除了一台电视机外,再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眼下,张伟年近70岁的母亲身患乳腺癌,即将进行第5次化疗。“医生本来安排今年过完正月十五就去化疗,可是刚开学,他太忙,一下拖到现在也没去成。”韩春英说这话时,有些愧疚,更显得无助。(大河报 于扬 实习生 李玉坤 文图)

免费签到小程序
怎样注册微信小程序
微商城提现怎么进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