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中医中药《伤寒论》的常见煎服法(三)(作者:仲易)

2019-09-11 11:05: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本文导读:汤者荡也,汤剂是《伤寒论》的主用剂型,自然少不了水液的选择。清代医家程国彭言:“煎药误,水不洁,油汤人药必呕哕,呕哕之时病转增,任是名医审不决”(《医学心悟・医中百误歌》),就指出了煎煮汤液不可随便,否则不利于病情好转。《伤寒论》中除最经常使用的长流水外,所用液体还有以下几种。 2.液体选择

汤者荡也,汤剂是《伤寒论》的主用剂型,自然少不了水液的选择。清代医家程国彭言: 煎药误,水不洁,油汤人药必呕哕,呕哕之时病转增,任是名医审不决 (《医学心悟・医中百误歌》),就指出了煎煮汤液不可随便,否则不利于病情好转。《伤寒论》中除最经常使用的长流水外,所用液体还有以下几种。

清酒 即米酒。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炙甘草汤用之,取酒性之辛温善行,振奋阳气,通行血脉,对虚寒类病证尤其适合。

苦酒(醋) 其性酸寒,苦酒汤取其 酸以收之 以敛咽疮(《注解伤寒论》)之效,一则可消肿敛疮,医治痰热郁闭喉生疮;二则制半夏之辛。

白饮 即米汤或面汤,笔者更倾向于后者,由于仲景故乡南阳多以面食为主。有护胃、利水、助汗之功。《伤寒论》中散剂多以之为调服液,如五苓散、三物白散、四逆散、半夏散及汤、牡蛎泽污散等。因散剂直接作用于胃肠,有一定刺激性,用面汤取其谷气以和胃气。五苓散 白饮和服 ,并 多饮暖水 ,可助药力以发汗驱邪,有桂枝汤后啜粥之意,汗出则玄府通畅,利水则气化通行,使表里双解。三物白散、半夏散及汤、牡蛎泽泻散等含有毒药物的散剂用之可益中和胃。

麻沸汤 即滚开水。大黄黄连泻心汤、附子泻心汤均以麻沸汤 渍之须臾,绞去滓 。因三黄苦寒,性味厚重,入煎剂则气味重浊,易直趋肠道而致泄下;沸水浸泡,取其气味轻浮而利于泄中上部无形邪热。

甘澜水、潦水 甘澜水又名劳水,是流水以匀扬千遍而成,苓桂甘枣汤用之,取其寒性已去,不助水邪而治下焦水气欲动之欲发奔豚证。潦水为雨后的积水,麻黄连粗赤小豆汤用之,取其无根,气味俱薄,不助湿邪而利湿。医治水湿内停之证,汤剂用水以此两者为佳。

清浆水 为炊粟米熟后投冷水中浸5六日或米泔水久贮而得。枳实栀子汤取其 性凉善走,调中宣气,通关开胃,解烦渴,化滞物 (《伤寒论辑义》引吴仪洛)之效。因其久贮味酸,用时需空煮, 7升,空煮取四升 ,先予消毒浓缩。

水蜜共制 蜜能润燥解毒、和药性。《伤寒论》中猪肤汤用白蜜取其滋阴润肺清热,主治少阴阴虚,虚热上扰之咽痛;大陷胸丸中 白蜜二合 与水二升共煮,既可和缓硝黄、甘遂、葶苈等药之峻,以治水热互结势偏于上者,又可制方中甘遂之毒。另因其甘缓,丸者缓也,《伤寒论》中丸剂也多用蜜,如麻子仁丸、乌梅丸、理中丸等。

作者:仲易。微信号:4949 525来源:知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拉肚子有什么原因
小儿便秘治疗
止泻可以吃什么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