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超级选项 第125章 谁都像你这只傻熊一样?

2019-10-12 23:2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级选项 第125章 谁都像你这只傻熊一样?

熊岩抱着一块训练用的巨石,搬到了比武场一侧的草坪上。

练习这种需要大力气的棍法,不可能把石头放在比武场上开练,否则日复一日非得把比武场砸出个坑。其实他已经在这个月内砸了几个坑,也就是丹师兄人比较和善,帮他把坑都填了。

大师在的话,他可不敢这样乱来。

安安分分把巨石摆在草坪上,举着棍子小跑到一边,“大师,请。”

大师摇了摇手,“老夫先不打,你先打几棍子试试。”

熊岩倒也不废话,提着竹竿站在了巨石面前。

脑海回想自己这一个多月来磨炼的撸石工,随后提起棍子噼里啪啦,毫无章法可言朝着巨石打去。每一次棍子落在巨石上的瞬间,他都一收力,再一送里。

“咚咚咚”地打了无数下,巨石丝毫没有痕迹。

大师在一侧负手而立,没仔细看熊岩用棍的过程,目光都集中在巨石上。他看着熊岩打了半天连石头都没打出条裂缝,连连摇头,心中叹道:这家伙,就连石头都打不烂?

这也不怪鼠大师,当年都是先学外劲,再想着怎么学内劲。

熊岩?

他根本不用练习外劲,十颗初级大力丸让他肉身力量达到了一个别人难以匹及的高度。就算把什么高级熊德抓来,不用自然之力的情况下,不一定干得过熊岩。

还只是现在,等小黑再安排点坑爹任务,中级大力丸吃进去,哼!

得劲的话,多买几颗。

只用留一百晶币买洗髓丹给安琪就成,她第三颗的冷却期马上就到了。

“咚咚咚”继续敲着,熊岩感觉差不多了,收棍,“大师,好了。”

鼠大师连连摇头,“你自己看看这是个什么样!”

熊岩当时就有点紧张啊,上前撇开石头,“大师你看,里面都是粉末了啊!”

就见那巨石被熊爪子撇成了两半,里面的粉末如同沙子一般撒落在地上。

“咳咳咳……”

大师差点咳成了个半死。

原来这熊猫说能打成粉末,不是把一整块石头打成粉末,而是真做到了自己当初随口一说的话?!

自己当年练了几年的棍法,这小子一个月给弄出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我靠!

大师只感觉自己的心揪成了一团,回想起当初练棍时被自己师父训诫的那些话,什么“就你这样有什么资格使棍,还不如去拿个茅厕棍敲自己脑袋!”之类的话。他原本还打算等会用这些话来训诫下臭熊猫,谁知道臭熊猫这尼玛居然真把石头内部打成粉末。

尤其是,这家伙吧石头撇开后,两只眼睛睁大巴巴看着自己,嘴里说着:“这都不行嘛?!”

这简直打脸啊!

大师觉着自己纵横大陆那么多年,从来没如今天一样,脸被打得如此之肿!

“当然不够!”

活那么久的人都要点脸,大师也不例外。他板着个脸看着熊岩,“当初老夫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

“不就是说外面不能有裂缝,里面要全是粉末吗?”熊岩一只手挠着脑袋,笑着说道。

“你记错了吧

!”大师瞪了一眼熊岩。

“不是吧?”熊岩也有点惊讶,“我记性挺好的。”

“你这小家伙,就是挑轻怕重,刻意扭曲了老夫说的话!”大师撒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当初老夫说的明明就是,石头表面没有裂缝,内部被打成空心!”

熊岩顿时有点迷:“???”

看着大师那么理直气壮的样子,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真记错了,可尼玛怎么把里面打成空心啊,里面的东西能掉出来?!

“继续练吧,等什么时候做到了,老夫就教你剩下四项基本功。”大师背过身去,吹起一阵风,看起来很有大师之风,就留着熊脸懵逼的熊岩提着根棍子发呆。

大师心里还挺矛盾,其实他都做不到如此。

只是听师父说,有人能做到。具体的办法就是将里面的石粉打细到比石外层的小缝隙还要小,自然而然就能漏出来。

可“打成石沙”,和“打成细腻石粉”之间的相差的难度,就连他自己都还做不到。

他也就是装个逼,维护下自己身为大师的尊严。等过几日到这只臭熊猫面前说句“孺子不可教也”,然后叹口气“就先这样吧,教你其他的”。

熊岩认真了。

“卧槽,别人可以,凭啥我就不行?!”

有些脸要被打,是天注定的,当然这是后话……

等日落之后,熊岩带着安琪告别了大师还有丹,他两要回家给哈士奇做饭,两人分工明确。熊岩负责坐着等,安琪负责做饭。

因为街上还有人,熊岩不好开启飞速模式,带着安琪花了大半小时才回到小院子。

柠柠已经躺在地上饿得抽搐。

安琪赶忙去做饭。

熊岩还想起昨天晚上答应柠柠去吃夜宵,开完狗熊精组合第二次会议之后,也就不了了之。

今天带着她两去?

熊岩刚准备叫安琪先别做饭,腰包里的数据终端剧烈震动了起来。

“咋了小黑?”

“老大,那个地精跑回嘟嘟部落来着,好像挺着急。”

“你咋知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只憨熊一样做事不谨慎?本机安装了个摄像头呗。”

“……”

刚刚还一口一个老大,立马画风突变,变成你这只“憨熊”?!

“成,那我们回去看看。”说着熊岩就回屋子先搬了一箱工艺品,大叫道:“安琪我出去一趟哈,晚上不在家吃。”

“知道啦熊猫先生!”安琪的声音从小仓库传来,“熊猫先生早点回来,别太晚啦!”

熊岩看了眼趴在狗舍里无精打采的柠柠,“守好家!”

“汪……”

柠柠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熊岩真怀疑这只狗迟早会懒死在狗舍里!

搬着东西,熊岩跑到院子里,看着周围没人,“走!”

小黑开启了定位,一阵白芒闪过一熊一终端消失。

身处狗舍的柠柠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

她偷偷摸了出来,看到院子外空无一人,心里暗笑了两声。

“刷”

一阵白芒闪过,这哈士奇也消失不见。

安琪此时恰好捧着肉骨头从小仓库走出来,“柠柠,吃饭啦!”

然后一熊一狗就留给了少女一个空荡荡的院子。

落寞的感觉……

榆林治疗宫颈炎方法
淮北牛皮癣
平凉治疗卵巢炎方法
榆林治疗宫颈炎费用
淮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