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苍穹丹 第330章:白狐显威

2020-01-18 15:50: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丹 第330章:白狐显威

见冷莹如此强势,胡归与周旋二人沉默了,因为只是栖凤楼的人,他们还自信能应付。

但,单是冷月商会的人,他们可没把握,因为这冷莹带的人中,就数冷莹修为低,还凝魂巅峰,其它的,那不説也能知道,全是聚魄境的。

散修们可不管这些,既然冷月商会和栖凤楼都为了灵器、荒器,帮啸了,那他们又怎能不去分杯羹?于是一部分也向啸聚集而来,要保护啸。

冷莹却冷呵道:“都给我滚开,墙头草,我可不喜欢。”

见她如此,周旋乐了,寻思着,如果把那群散修拉拢过来……

既然想,他就去做了,可胡归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冷莹他以前没见过,冷哲虽然露面,但他想到那些冷月商会的人,对他非常尊重,再加上刚刚冷莹説什么与忆啸为敌,就是与冷家为敌,而不是与冷月商会为敌,他突然就想起了老祖的一句话。

“冷月商会的水,很深!最好不要去招惹。”-dǐng-diǎn-xiǎo-説-

他试着问道:“冷姑娘难道不是冷月商会的?为什么説与忆啸为敌,是与你冷家为敌,而不是与冷月商会为敌?难道你做不了冷月商会的主?”

冷莹不屑道:“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冷月商会代表不了冷家,冷家却可以代表冷月商会。”她虽然不大,但早就被教育的可以适应这些争斗了,否则冷家那敢让她来?

胡归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但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巨浪,这就意味着冷月商会,只是冷家的产业,不过他还是装作不解道:“冷*这话,我怎么听糊涂了?”

现在他也xiǎo心了起来,刚刚还直呼冷莹,现在却已经叫*了,可见也是精明之人。

冷莹本也不想过多搭理这些人,奈何她怕回去后,刘强会抱怨,所以就准备一次性让胡归等人死心。

冷笑道:“我可不管你们是不是会死心,但还是劝你们死了打杀忆公子的心思,可别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説完又反问道:“你可发现冷月商会的主事之人,可有姓冷的?”

説完就不再搭理他们,去照顾啸去了,不过显然是多余的,因为那肚子疼已经出手把啸的伤势,医治的差不多了。

周旋因为刚刚拉拢了不少散修,当听到冷莹的威胁时,就要上去争斗一番,却被胡归拉住了,所有人都沉默起来,散修没资格参与进来;冷莹和杜子滕本就是为了寻找保护啸,既然啸要恢复、疗伤,那她们肯定要等;周旋本来也要出手打破这份僵持,却被胡归一句话给吓了回来。

胡归拦下周旋后,只是説:“冷月商会,只是冷家的一枚棋子,只是一个障眼法。”

之后,周旋也明白了,这忆啸,他们是动不了了,否则不但杀不了他,而且还可能会有灭门之灾,因为单单是冷月商会,明面上就有三位准阴元境地主事者,在冷月国,只有皇室宋家能与之抗衡,但冷月商会,还只是一枚棋子,那冷家的实力,他自己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要説栖凤楼与冷月商会,就像他们忌殆姚云,惧怕冷哲一样,对栖凤楼的是忌殆,但,对冷月商会的却是惧怕,这还是指他们黑暗之城与暗渊的态度。

他们还没有资格去忌殆和惧怕这两个在他们眼中,庞大的势力,虽然刚刚説出去后与他们势力为敌之类的话,但他们也只是説説罢了,因为现在他们还没有资格代表他们所在的势力,説白了,也就打肿脸,充胖子。

冷莹看啸已经可以开口説话了,就询问道:“为什么你与刘强所説的,出入这么大?他説他唯一的朋友姓忆,只是一个比他大几天,可我怎么看,你不比我冷哲哥xiǎo多少啊?”

啸却调侃道:“那你怎么认出我来了?是不是喜欢上我了?那可不行,你还xiǎo呢!”

冷莹却气呼呼的説:“我是刘强的表姐,你也得叫我姐姐!否则我就不管你了;至于认出你吗?当然是因为你知道我是刘强他姐姐啦!”

啸突然想到了什么,也不再与她调侃,而是询问道:“刘强知道我会来洛神墓?看样子,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冷莹却微怒道:“他可真够烦人的,从尘缘国回去就一直闷闷不乐的,直到十多天以前,他突然説感觉对他很重要的人会出现在洛神墓,就在当天,洛神墓传出要开启了,我祖父也心惊怎么会这么巧合,加上他非要闹着前来,我祖父不让,他却不愿,以死相逼,没办法,取了个折中的办法,我带人来了,还説什么其它人他不放心……”

这説着説着就又抱怨起来了,啸都感觉到郁闷,自己碰到的人,怎么都这么爱抱怨啊!不过心里却高兴,就因为一个毫无来由的感觉,刘强就以死相逼,来寻找他,怎能不让他感动?再加上‘忘情之殇’时,他和红药罐一起去忘情谷寻找他,这让他下定了决心,什么都不管了,先去找刘强。

冷莹见啸不听她説了,这才发现自己话有diǎn多,赶快就红着脸闭嘴了。

啸这时也不敢和她説话了,生怕她再抱怨个不停,不过他也想知道这洛神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就去问那杜子滕了,这也不是説其它人他不能问,而是感觉其它人年龄都有diǎn大,他怕不好交流,而且他也看出来,这两人才是带头之人。

“哎!那个肚子疼的,那给我説説这洛神墓是个什么情况?”

杜子滕反驳道:“我姓杜,名子滕,不是什么肚子疼,你再这样叫我肚子疼,我就不管你了。”

啸却嘿嘿直笑,冷莹上来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你不怕他真的不管你?”

啸却好笑道:“那不是还有你吗?”

不让冷莹开口,他就又説道:“他不敢的,你以为我们这一脉,可是令下如山,他可不敢违背命令。”

冷莹也好笑的对着杜子滕説:“你可别告诉我,你真不敢走!”

杜子滕白了她一眼,无奈的diǎn了diǎn头,的确是这样,他可不想回去被师傅修理。

冷莹愣了,不过他带的一人却对啸嘲笑道:“你説你和栖凤楼是一脉相呈?可别告诉我,你还是他们的少主什么的!”

啸不反对的diǎn头,因为他知道,杜子滕这些栖凤楼的人,肯定是梦天涯派来的,而自己的身份,梦天涯肯定也知道了,毕竟他娘亲孙洛珊亲自来交代梦天涯寻找自己,肯定会交代清楚的。

在杜子滕説是栖凤楼的人时,啸就知道,自己还得想办法离开,因为现在除了她娘亲孙洛珊,刘强和红药罐外,就连他妹妹,他也不相信,更何况这梦天涯呢?虽然吕焱等人他也看做朋友,但也不会信他们,而且就算信他们,他们也帮不了自己任何的忙。

那人还想説些什么,却被冷莹瞪了回来,而且也解释了起来洛神墓现在的情况。

原来进入洛神墓后,会被分散的不同的位置,运气好的,直接会落到一些天材地宝或灵器,甚至洪器,不过运气差的,却直接落到了妖兽群内,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且这里完全就是一宗派遗址,对他们那些只有几位阴元境高手,甚至没有阴元境高手坐镇的势力来説,这无疑是一次天大的机缘。

这洛神墓内,除了这‘洛神殇’外,还有两处宝地未被开启,一处是一座药山,一处也同样是一宫殿群,不过那宫殿群的阵法不是一般的强,所以也基本上没有人去打它的主意,倒是这‘洛神殇’,已经开始被不少人注意上了。

他们在这边谈论,因为他们来都不是寻找机缘,啸是为了见一见他外祖母的埋身之地;杜子滕和冷莹他们都是为了寻找啸,所以都不急。

啸心里急,但没表现出来,而且就算表现出来也没用,进不去这大殿,什么都没用。

可其它人就不是这样了,胡归他们因为在冷莹这吃憋,在无处发泄的时候,那些散修,首先找了一处xiǎo宫殿,用蛮力破阵了,这正中下怀,他们为了避免尴尬,也加入了进去。

很快,被他们攻击那宫殿的守护阵法就被破开了,不过就在这时,带领啸过来的那只白狐怒气冲冲的出来了,并且还带着刚刚消失的那群妖兽,这让很多人都愣住了,就连啸也很意外,本来非常怕人的xiǎo狐狸,竟然也会生气。

果然,妖兽一经出现就向周旋等人攻击了起来,而白狐也不去攻击谁,而是把所有人的攻击都吞入了口中,这让啸都吃惊了,没想到xiǎo狐狸还有这样强势的时候。

周旋那些人可就苦了,白狐能吞所有带元气的东西,使他们只能防守,而无法攻击,也就是説,他们只有挨打的份了。

不过白狐却把啸他们忽视了,但xiǎo狐狸给啸的感觉却是,比它消失时,多了不少灵性,好像突然开了灵智一般。

衡山县妇幼保健院
铜川市王益区人民医院
长沙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山东治疗白癜风方法
武汉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