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朱利安·费罗斯全新长篇《昨日将至》:回望那个远去的古典时期

2019-09-09 11:41: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部震撼心灵、回味悠长的古典史诗!作者重归擅长的英伦贵族世界,讲述跨越半个世纪、两大家族的悲欢离合。由于朱利安·费罗斯,我们得以回望那远去的古典时代。

【基本信息】

书名:昨日将至

作者:(英)朱利安?费罗斯 著  林柒 译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开本: 2

装帧情势:精装

印张:10

定价:69.90元

ISBN:978-7-5702-0555-4

【内容简介】

当昔日成为忌讳,人性将复杂得没法想象。

野心、嫉妒、贪婪、爱和守护,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虽然生活在两个世纪前,但他们的渴望与愤恨,还有心底燃烧的热情,却与如今的我们别无二致……

1八一五年六月,安妮在里士满公爵夫人的舞会上眉头紧锁。丈夫詹姆斯是名商人,一心想跻身上流社会,女儿索菲娅也与子爵相恋,因而父女俩想方设法拿到了请柬。舞会上,威灵顿公爵收到战报,立即赶赴前线,子爵也不幸战死沙场。得知消息后,索菲娅伤心欲绝,不久也离世了。

2十六年后,詹姆斯摇身一变成了建筑商,打造了富人住宅区“贝尔格莱维亚”。某天安妮参加下午茶会,意外与子爵的母亲相遇,看到饱受丧子之痛的她,安妮忍不住说出了那个埋藏了多年的秘密……

【作者简介】

朱利安·费罗斯

英国作家、编剧、导演及制片人。

2002年,5 岁的费罗斯凭借电影《高斯福庄园》取得第7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好原创剧本奖。

2011年,又凭仗《唐顿庄园》取得第6 届美国电视艾美奖最佳编剧。该剧创下超高收视,成为当代最成功的英国时代剧,并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2010年全球最受好评的电视剧集”。

费罗斯还写有《名利场》《年轻的维多利亚》《罗密欧与朱丽叶》等剧本以及《势利眼》《往事不曾离去》等小说。

费罗斯于2011年成为终身贵族。

【编辑推荐】

全球备受好评的电视剧、250多个国家和地区观众盛赞的剧集《唐顿庄园》编剧,奥斯卡、艾美奖、金球奖得主——朱利安?费罗斯重磅新作。

一部震撼心灵、回味悠长的古典史诗!作者重归擅长的英伦贵族世界,讲述跨越半个世纪、两大家族的悲欢离合。因为朱利安·费罗斯,我们得以回望那远去的古典时期。

《纽约时报》畅销小说,一部媲美《飘》《傲慢与偏见》的史诗级大作。《出版人周刊》将作者与伍尔夫等量齐观:“作者展现过人的文彩﹐精密刻画人情世故与阶级泾渭,震撼人心。”

守护人性的经典作品:当昔日成为禁忌,人性将复杂得无法想象。野心、嫉妒、贪婪、爱和守护,时刻都在上演。难怪凯特王妃、乔治·克鲁尼都成为它的发烧友!

精装双封,设计典雅,展现英伦贵族气质!

【媒体评论】

情节一波三折,对话简洁干脆,很多场景的设置也十分出彩。——《纽约时报书评》

讽刺犀利、巨细靡遗、机灵幽默、时而感人肺腑,自始至终饶富趣味的一出上流社会百态。——《波士顿地球报》

作者展现过人的文采,精密刻画人情世故与阶级泾渭……堪与汤姆?伍尔夫等量齐观。——《出版人周刊》

【目录】

第一章 战争前夕的舞会

第二章 机缘巧合

第三章 家族血脉

第四章 贝尔格雷夫广场的家宴

第五章 秘密幽会

第六章 身旁的奸细

第七章 商业奇才

第八章 养老金

第九章 恍如异国的过往

第十章 昨日将至

第十一章 继承风波

【精彩文摘】

之后一整天,索菲娅都没走出自己房门,可这事根本无关紧要,全部布鲁塞尔都处在惶惶不安当中,根本没人留意到她的缺席。战事会打到城里来吗?城里的年轻女孩会有危险吗?全城百姓都十分苦恼。他们是该期望战争胜利,赶在部队归来之前把财宝埋进地里呢,还是说,他们有可能会打败仗,应当要赶紧逃离才是?这天大部分时间里,安妮都在沉思祈祷。詹姆斯还没回家来。她已吩咐他的仆人,将一套换洗衣裳和一篮食物送去补给站,1想到自己在做给总供应商送补给品的荒唐事,她几乎都要笑出来了。

后来,卡特勒布拉前线开始传来最新战况。布伦兹维克公爵战死了,子弹穿心而过。安妮想起那个黝黑放浪的英俊男子,就在前一天晚上,她还看见他同公爵夫人1起跳华尔兹。战事结束之前,这样的消息还会不断传来。她举目四望,打量着这间豪华的起居室。这房间看着很是不错:要让她说,其实有点太大了,可詹姆斯却还觉得不够,屋里摆着深色系家具,搭配带有多褶皱流苏边帘头的白色云纹绸。她拿起刺绣,又放下。就在几英里以外,她认识的那些人正在战场拼死奋战,她怎样能有心思刺绣呢?她又捧起书来,一样也放了下去。残暴的现实正在不远处剧烈上演,近得都能听见大炮的轰隆响声,她简直连装作专心看小说的姿态都做不出来。这时候,儿子奥利弗走进来,一把倒在了沙发上。“你怎样没去学校?”

“学校叫我们都回家去。”她点点头。这也难怪。教师们应当也在想法子准备逃离这里吧。“父亲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但他应当没什么危险。”

“索菲娅怎么还躺在床上?”

“她身体不太舒服。”

“是因为贝拉西斯子爵吗?”

安妮望着儿子。这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他今年才10六岁,还从未接触过能称得上是社交界的地方。“当然不是。”她说。可他只是笑了笑。

安妮再次见到丈夫时,已经是星期二早晨了。虽然已经起床换好衣裳,她还是选择在自己房里用早餐,就在这时丈夫突然打开了她的房门。看他这副模样,简直像是亲身从那尘土飞扬的战场上摸爬滚打下来的。她的问候语相当简单。“谢天谢地。”

“我们赢了。小矮子逃命去啦。但我们也并不是毫无损伤。”

“我想也是,真是可怜呀。”

“布伦兹维克公爵死了。”

“我听说了。”

“还有海勋爵,威廉·庞森比爵士……”

“唉,”她想起那个微微笑着,拿她丈夫的固执态度同她开玩笑的军官,“真使人伤心。我听说,有些人战死的时候,身上还穿着他们参加舞会时的那套制服。”

“真是那样。”

“我们应当为他们祈祷。我总觉得,因为出席过那场晚会,好像同他们所有人之间都产生了某种关联,那些可怜的人啊。”

“的确。不过,还有一个牺牲者,是切切实实和我们有关联的。”她关心地看着他。“贝拉西斯子爵也战死了。”

“甚么,不会吧!”她飞快地捂住脸,“消息确定吗?”她胃里翻腾起来。至于原因,一时实在难以说清。或许她也觉得,索菲娅有可能是对的,而现在她的绝好良机就这么彻底错失了?不。她知道这事根本就是白日做梦,可话说回来……唉,真是太糟了。

“我昨天去过了,到城外的战场。场面实在太惨烈啦。”

“你去那儿做甚么?”

“做买卖呗。我还能为了别的什么呀?”他说完又觉得后悔,语气不该这么刻薄。“我听说伤亡名单上有贝拉西斯的名字,便要求去看一眼尸体。我看过了,的确是他,是的,我可以肯定。索菲娅怎样啦?”

“从舞会回来以后,她就总是没什么精神,她肯定一直提心吊胆的,就怕听到我们刚才说的这个消息,”安妮长叹了一口气,“可是,与其让她从他人嘴里听说,还不如我们现在就告诉她。”

“我来告诉她吧。”这话让她很是惊讶。通常情况下,詹姆斯从不会主动接下这类差事。

“还是我来吧。我到底是她的母亲。”

“不。我去告诉她。你可以以后再去找她谈谈。她人呢?”

“在花园里。”

他大步走了出去,安妮还在思索他们刚才的对话。看来,这便是索菲娅那桩荒唐事的结局了:值得庆幸的是,她没有卷入任何不堪的丑闻,却陷入了无尽的悲伤里。她做了一个美梦,詹姆斯还一直在旁给她鼓劲,而现在,美梦全都化成了灰烬。他们永远无从知悉,真相是否就如索菲娅说的那样,贝拉西斯已经做好了妥善的安排,还是说,安妮所料想的才更为贴近事实,索菲娅不过是他驻守布鲁塞尔时期,借以消遣的漂亮玩物而已。

她走过去,坐到窗户边。楼下花园打理得井然有序,这类样式在荷兰依然颇受赞美,却已不再遭到英国人的欢迎。索菲娅坐在碎石小径旁的长凳上,旁边放着一本合着的书,她父亲从屋里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詹姆斯嘴里说着话,朝她走了过去,而后坐到女儿身边,牢牢握住了她的手。安妮很想知道,他是如何组织语言的。看这情形,他仿佛并没有直接挑明,他态度温和地说了一阵子,索菲娅才像被什么给击中了似的,突然缩成了一团。然后,詹姆斯将她揽进怀里,她才终于哭了起来。至少,安妮可以感到庆幸,丈夫已经用他所能知道的最和善的方式,说出了这个可怕的消息。

在这之后,安妮将会扪心自问,当时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肯定,那就是索菲娅故事的结局。可是,就像她对自己说的那样,没有谁能比她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你重新审视往事的时候,总会有不一样的看法。安妮站起身来。是时候下楼去安慰一下她的女儿了,她刚从一场美好的白日梦中醒来,跌进了冰冷残暴的现实世界里。

(编辑:王怡婷)

小孩肺热咳嗽吃什么好的快
小孩经常咳嗽是什么原因
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宝宝发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