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三百七十八章 逼降刘璋

2020-01-17 21:3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三百七十八章 逼降刘璋

ps:晚安!

黄权正欲张口再谏,堂上一人慨然而出,厉声喝道:“黄公权之言,实乃大逆不道,主公万不可听信,否则西川四十一县定当不保!”

刘璋听言一惊,定眼视之,乃西川名将高沛也,高沛暴瞪虎目,凝声又道:“吕布乃世之猛虎,野心磅礴,鲸吞天下之心,世人皆知,主公为一时安定,下令诛杀刘皇叔,大失仁德!”

“若割让土地,则大损尊威,西川百姓日夜担忧,失之民心也,倘若吕布养成气力,他日再举兵戈,主公如何抵挡?!”

高沛此言一出,刘璋心脏如被重锤敲击,吓得当场脸色煞白,浑然发觉,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刘璋惊慌失措,急向高沛问道:“如若这般,我该如何是好?!”

高沛神色一凝,脑念电转,速与刘璋谏道:“葭萌关幸得刘皇叔与张姑义把守,虽眼下战况不利,大折兵马,但全因彼军人多势众,猛将如云!”

“若是他人把守,葭萌关早被吕布大军攻破,眼下吕布撤军充国,停战休养,调集粮草辎重,未有数月时间,难以再起战事!”

“主公当下理应召集西川各地守兵,征集百姓,通晓利害,亲率军民前往葭萌关把守,主公乃西川之首,如若愿亲赴战线,军民必大受鼓舞,加之有刘皇叔、张姑义等世之人杰所辅,必可击退吕布,以保西川无失!“

刘璋一听高沛提议他前往前线,顿时浑身如坠落万丈冰渊。寒澈无比,刘璋乃贪生怕死之辈,只会享受富贵,若要他披甲上阵,他如何有这个胆量。

就在此时。忽有兵士来报,言张任有军情急禀,刘璋命人将张任使者招入大堂,只听张任使者言道:“主公,大事不好了!吕布调雍凉兵马数万,合十万大军。扬言不惜一切代价五日打破葭萌关!”

“什么?十万大军,这,这,这该如何是好?!”

刘璋闻言,身形一晃。险些跌落座下,良久才稳住身形,牙关打颤,惊恐问道。

黄权正欲出言安抚刘璋,这时又有侍卫禀报,言吕军使者赍书求见,刘璋脸色蓦然一变,急唤人召其入堂。

不一时。吕军来使踏入大堂,作礼毕,奉上文书。刘璋急启书观之,少顷,刘璋看毕,脸色煞白,魂不附体。

吕布竟然要他率西川文武投降,让之西川之地。不过在书信中,吕布还承诺。若刘璋愿送上刘备的头颅,事后他将让刘璋继续担任益州牧之职。统领益州。

刘璋虽然生性懦弱,但并不愚昧,他如何不知,若是益州落入吕布之手,就算吕布让他担任益州牧之位,亦会派心腹之人分割他的权力,到时他不过是吕布手上的傀儡罢了。

“欺人太甚,实在欺人太甚!!!”

刘璋暴瞪眼目,忿然而起,状若疯狂,竭斯底里地连声暴吼,一时间,堂内西川文武纷纷变色,不少人已猜到书信中所写之事。

吕军来使见得刘璋看过书信后当场抓狂,却无惊色,好似早有预料,冷声而道:“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主威风盖天,猛将如云,兵马精锐,眼下西川兵力空虚,已无实力与我军对抗!”

“我主不日可克葭萌关,然后挥军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尽取西川之地,不过我主却不忍大动兵戈,以致生灵涂炭!”

“明公乃睿智之士,若愿降于我家主公,可保富贵无失,家小安好,如其不然,明公大祸临头,西川战火肆虐,死伤无数,如何抉择,还请明公三思!!!”

吕布使者的话,如同一柄利剑,不断地穿透着刘璋的心脏,刘璋脸色苍白无色,浑身不觉颤抖起来,天生的懦弱,使他根本开不了口呵斥堂下的吕布使者。

高沛听言,怒火中烧,忿然转身,手指吕军使者,厉声咆哮喝道:“荒谬!我西川之地蜀道崎岖,千山万水,车不能方轨,马不能联辔,纵有千军万马亦难攻占我西川之地,吕布纵使能攻破葭萌关,只怕亦难取得我西川半寸之土!”

吕军使者听言,灿然一笑,迅速便是答道:“公之所言甚是,不过我主乃当世雄主,岂无料得此diǎn,敢问诸公可还记得张子乔此人?!”

吕军使者忽然提起张松之名,顿时西川诸臣皆是脸色一变,黄权脑念电转,忽然想起某事,猛地省悟过来,惊呼而道。

“张子乔有过目不忘之本领,他久居西川,凭其本领,必可画下蜀道图纸,若是如此,西川各处险地,吕军一一得知,要取西川,如履平地!!!”

黄权惊骇不止,此时终于明白为何当初吕布不惜一切都要换取张松,原来吕布早有预谋,只要得了张松,蜀道之难,便全然化解!

黄权此言一出,高堂上的刘璋吓得双脚一软,几乎当场跌倒,蜀道所成的天然屏障,乃是刘璋心中最后的底气。

此时,他却得知,就因他以往的一个弃子,而令西川的天然屏障荡然无存,刘璋追悔不及,同时恐惧万分。

倘若如那狂妄的吕军使者所言,只要吕布攻破葭萌关,以西川此时所仅存的兵力,就算是要硬挡,也不过是螳臂挡车,以卵击石!

刘璋一时间大失分寸,吓得无言而答,高沛见状,连忙拱手喝道:“主公不必多虑,眼下葭萌关尚未有失,当下之急,宜听从臣先前所言,召集西川军民,由主公亲率以挡贼军!”

“主公今听臣言,则西蜀有泰山之安,不听臣言,主公有累卵之危矣,主公,可先斩此狂徒,领军据守葭萌关,以保西川无失,则西川万幸也!”

高沛手指吕来使,厉声而喝,那吕军使者听得高沛欲要劝谏刘璋杀他,却毫无惧色,反而冷然笑着。

刘璋满脸惊慌,急急问道:“倘若我军守不住葭萌关,那又若何?”

“若时运不济,主公可速将大军撤回,闭境绝塞,深沟高垒,发书望朝廷求救,然后徐徐与其纠缠,以待援军来救!”

高沛疾言而道,黄权听言,虽前番谏言刘璋割地讲和,却是望以借之铲除刘备,先稳内局,再除外患,不过当下情势紧急,黄权不得不改变主意,沉吟一阵,却是应和了高沛之言,拱手而道。

“高将军之言大有道理,如今西川有燃眉之急,主公乃西川之主,当应身居前线,以激发军民斗志,共抗外敌,若能胜之,则西川无患,若败之,亦乃天命也,臣愿为主公效死而战,绝不背弃!”

黄权此言一出,高沛、杨怀等忠义将领亦纷纷齐声喝道:“臣等愿为主公效死而战,绝不背弃!!!”

一时间,大堂内声浪震荡,如将整座殿堂震得摇晃,此时吕军使者终于脸色大变,急向刘璋告道。

“我主武艺天下无双,韬略无穷,有经天纬地之计略,昔年曾败刘备、曹操、周瑜等人杰,袁术、公孙度、袁氏兄弟、高干、马腾、韩遂等一方诸侯,欲要与我主相争,却无一不败北势灭,明公自问与这些人杰比之若何?”

在入川之前,贾诩曾教落吕军使者如何随机应变,眼下吕军使者言辞犀利,一席话顿时将刘璋好不容易有的几分血性説得荡然无存。

刘璋自问虽强于袁氏兄弟、高干、公孙度,但与袁术、马腾、韩遂、刘备、曹操等人杰相比,却多有不及。

刘璋心知肚明,他有今日的威风,乃是靠其父辈传承下来的基业,还有蜀道的天然屏障,否则益州之地,早被天下各地诸侯吞食殆尽!

眼下刘璋兵微将寡,且蜀道屏障尽失,他又凭何资本,敢与吕布这位巨擘叫板!

刘璋被这一喝,喝得如同魂魄惊飞,整个人如同痴滞下来,黄权见得,急出席拱手而道:“主公莫急,眼下情势虽对我军极为不利,但我等尚有葭萌关这屏障可据,当下之计,应据关险而守,徐徐与之周旋,待彼军粮食耗尽,吕布无计可施,自然撤军!”

刘璋听言,眼眸刹地瞪大,厉声喝道:“葭萌关旦夕将破,贼军不日便会大举压境,此乃燃眉之急,我却只能坐以待毙!”

“哼,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你等身为人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致西川落得这般险境,我要你等何用?!”

刘璋已失理智,此言一出,堂下文武各有忿忿之色,高沛等将眼色冰寒,心里暗想到,益州乃天予大业之基,若非你刘季玉懦弱无能,贪生怕死,岂会落得如此被动!

所谓患难见真情,刘璋不知安抚人心,反而将自身过错,反强加于众臣头上,加而呵斥怪责,霎时间堂内怨气浓烈。

刘璋尚且不知自己已失人心,在高堂上破口大骂,对各文武一连喝骂不停,少时,刘璋怒火稍熄,一席话又説得席下文武从头冷到脚底。

“事已至此,如若死战到底,无疑自取灭亡,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我将西川献予吕布,向其投诚,不但是我,诸位尚能保存富贵,对于西川百姓来言,亦可避免战祸,我有意向吕布投诚,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

...

深圳肛肠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贵州银屑病医院的具体地址
亳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治疗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好
绍兴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