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萌妻难驯 第三章 我的女人

2019-10-12 23:55: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三章 我的女人

头也不回的往前走,陆雪漫被几个黑衣人拦住,“陆xiǎo姐,请你回去。”

“你才是xiǎo姐,你们全家都是!滚开!”没走出几步,她就被人架住了胳膊。

“放开我,放开!”

双脚乱踢,她疯了似的挣扎,只想离开这里,一分钟都呆不下去。凭什么她总要被人欺负,这不公平!

“啊!她咬人……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一个保镖手腕静脉破裂,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陆雪漫趁机向外跑去。

慌不择路,她不断向后张望,左躲右闪,避开黑衣人的围捕。好不容易跑进院子,一头扎进了权慕天怀里。

“你跑什么?”

“那些人要抓我……”抬眼一看,是帅大叔,她不由暗喜,救星来了。

“统统给我站住!”

把人掩在身后,权慕天的声音不高,但气场极强。黑衣人不知道他是谁,却默默收住了脚步。

“回去告诉你家老爷,人我带走了。不要再打陆雪漫的主意,再敢动我的女人,他该知道是什么下场。”

好帅!

不愧是帅大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分分钟秒杀一片。

陆雪漫不是花痴,可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异常安心,她从没有过这种感觉,连她自己都非常震惊。

坐进迈巴赫,直到清冷的嗓音飘过来,她才缓过神儿来。

“他为什么抓你,你们认识?”

她的脸色很不好,双拳紧握,好像在忍受着什么。

“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就扔出八千万让我离开他儿子。早知道这样,我就该答应他,把钱拿到手再説。”

看来,他不是帅大爷的儿子。可他到底是谁,连那种等级的角色都不敢得罪。

“你很缺钱吗?”

“我缺的不是钱……”

作为孤儿,陆雪漫从来不缺钱。五岁的时候,她被华氏夫妇领养。他们没有孩子,把她当成了亲骨肉。

可好景不长,一年以后,养母生了一对龙凤胎。从那时起,她的噩梦才真正开始。

她缺的不是钱,是关爱。

“刚才,谢谢你。”

眼圈泛红,卷翘的睫羽闪动,权慕天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委屈,心里竟也不是滋味。他的情绪一直被她牵动,从没有过的事情。

“你已经被人盯上,最好尽快离开香港。”

“我是跟朋友一起来的,麻烦你送我去上车的地方。我朋友还在那儿等我……”説到朋友,她猛然想起一件事,“你的被那些人抢走了……多少钱,我赔给你。”

出来绕了这么一大圈,司徒信该急死了。

嘴角勾起,权慕天摆了摆手,递给她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遇上麻烦可以给我打。”

“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

帅大叔不差钱,可是她弄丢的,还是尽快把钱还上吧。

一路无话,回到中环,车子靠边停稳。

她急匆匆跳下车,不管不顾向街对面跑去,迎面驶来一辆皮卡,车轮摩擦地面带起刺鼻的味道。

司机露出半个脑袋,不耐烦的骂道,“你瞎了!大白天出来找死,想死死远diǎn儿!”

车轮摩擦出黑色的印记,她盯着轮胎印出神,头疼到麻木,眼前一片模糊,她昏昏沉沉,倒了下去。

“陆雪漫,你醒醒……陆雪漫,你怎么了……”

她浑身发抖,脸色很不好,她怎么了?

“麻烦你,给我朋友打个……告诉他,我头疼的厉害,让他把药送过来……号码是……”头疼欲裂,她快要支撑不住,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淌。

“林聪,叫警察,你留下,看着那个司机。”

把人抱上车,权慕天瞥了一眼司机,声音冷的像块冰。

“是!”

“这位先生,我可没撞到她,连她的衣角又没碰到,是她自己倒下去的……她突然冲出来,晕倒在马路上,这也怨我?你讲不讲道理

?”

“我只看见你逆行、闯红灯,撞倒了madam,你摊上事儿了。”

林聪懒得跟他废话,他只听从少爷的吩咐。

一路飞驰,几分钟后,黑色迈巴赫刚刚停稳,仁爱医院常务副院长白浩然便迎了上来。

“到底谁病了,非让我亲自出马?”

“陆雪漫。”

护士想把人接过去,他执意把人抱了进去。

“是她?她不是在海都吗?怎么跑到香港了?你们是怎么凑到一起的?该不会你俩已经……”

“我不是来跟你八卦的,救人!”甩出一道寒光,权慕天冷睨着他,命令道,“治好她!”

一xiǎo时后,护士把陆雪漫推回了病房。

她的脸色依旧很差,但眉心舒展,看上去好多了。退出病房,权慕天进了白浩然的办公室。

“她得了什么病?”

“创伤应激综合症。人在经历自然灾害、车祸、火灾或者战争以后,会出现焦虑、抑郁,甚至患上精神分裂。大部分人在年以后,症状会逐渐消退,但如果这期间遭遇更大的心灵创伤和精神刺激,这种痛苦会伴随一生。陆雪漫的情况属于后者。”

“有什么好办法吗?”

二十年前的连环车祸让她成了孤儿,养父母的冷暴力加重了她的病情。

也就是説,她所有的灾难都是那场车祸造成的。

“她的症状轻微,只是植物性头疼导致短暂的视觉、听觉障碍。鉴于她会不定时发病,最好药不离身。”

diǎndiǎn头,权慕天起身离去。

“有些事你控制不了,就别为难自己。我看她这样挺好,比那些身患绝症的人好上几百倍。”

白浩然清楚他很固执,可作为朋友,他还是忍不住劝几句。

“她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

他走回病房,林聪已经处理好了一切。

“少爷,我已经仔细比对过了,她就是那个人,不会错。在中环肇事的司机已经被吊销了驾照,罚款2000港币。我去过那家专卖店,没有见到陆xiǎo姐的朋友。根据酒店入住记录,她的朋友已经在三个xiǎo时前退房。另外,她定了明早9diǎn飞往海都的机票,需不需要把机票退掉?”

难怪少爷对陆雪漫另眼相看,原来是为了那件事。

説起来,她也够可怜的,三岁就成了孤儿,还碰上了禽兽不如的养父母。

“退了,明天中午带她一起走。”

“是。少爷,四diǎn钟,您有预约。花旗银行的资本主管约您谈风投的项目,地diǎn定在跑马场。”

“推掉。让他把策划案发过来,看得过去,我自然会找他。”

风投经理人他见多了,没几个靠谱的。

投资前,説的天花乱坠。投资后,收益就像毛毛雨。靠他们搞项目,还不如他玩期货赚得多。

“公司那边有什么事吗?”拿过现磨的拿铁,权慕天浅浅抿了一口。

“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警局那边娱记围住,洛xiǎo姐打了好几通,通过海都总部转到我这儿,希望您能把她保出来。”

话虽如此,可林聪并不希望少爷再跟洛琳有瓜葛。

身为女人不洁身自爱也就算了,偷欢被少爷撞破,还有脸求上门来,脸皮比城墙还厚。

“通知法务部,让他们想办法把人弄出来。告诉那个女人,出来以后,马上滚去美国,短时间内不要回来。”

“是。”

“另外,查一查拿督的儿子。”

文莱拿督身份尊贵,没必要跟陆雪漫一个xiǎo丫头过不去。她和他的儿子也许很亲近,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病房内,权慕天皱着眉头,脸色阴沉。

“你到底行不行,她怎么还不醒?”

头一次见他为了女人大呼xiǎo叫,白浩然额头飘过一滴冷汗。

“每个病人的体质不同,昏迷久一些并不奇怪。再説,她刚失恋,多睡一会儿省的胡思乱想,这不挺好吗?”

两个人男人的声音搅的她睡不安稳,美梦也被打断,差一diǎn儿她就拿到五千万奖金了。

这世上最不厚道的事就是不让人好好睡觉。

“吵死了……”

“你看……醒了……”白浩然看了看仪器上的数据,换了一瓶diǎn滴,笑着问道,“xiǎo妹妹,你认不认你的我?”

“帅哥,你搭讪的方法过时了。”

她跟权慕天真是绝配,一句话就能把活人噎死。他很想知道,他俩谁更厉害。

“你可以走了。”

面无表情,权慕天直接把人推了出去。

砰的一声,白浩然被关在了门外。权慕天,你这个白眼狼!重色轻友要不要这么明显?

沉默了片刻,陆雪漫偷偷四下打量,这下人情欠大了。

他的还勉强赔得起,住在这种高级套房,诊疗费、输液费、住院费高的惊人。这么大笔钱,只怕搭上所有积蓄都不够。

真不该跟司徒信来香港,这下赔大了。

“我在上发现了这个,你打算相亲吗?”把平板推到她面前,权慕天表情严肃。

这不是她在某爱的相亲资料吗?他问这个干嘛?

陆雪漫尴尬的diǎndiǎn头,抱着杯子喝水,避开他的目光。

“刚好,我也有这种想法。不如,你跟我结婚。”

“噗……”她一口水喷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陆雪漫去拿纸巾,却被他摁住,“xiǎo心针头,我自己来。”

“我不是有意的,一时没忍住……”

“……没关系。”

面皮抽动,权慕天压下怒气,迅速把水渍擦干。

他接连被打击了三次,多少女人做梦都想嫁给他,她居然是这种反应,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一时赌气,在站注册,想找到下家就踹掉周迈……你在会所説的话是为了救我,我不会当真,要你负责的。”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他要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止,陆雪漫他娶定了。

“权什么……你什么意思,把话説清楚再走,你等等!”陆雪漫懵了,什么叫就这么定了。

“我叫权慕天,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你跟我一起回海都。”

第二天,等他赶到医院,只见到了一张字条……

陇南治疗宫颈炎费用
新疆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朝阳治疗卵巢炎医院
陇南治疗宫颈炎医院
新疆治疗阳痿方法
分享到: